房地產稅要開門立法
發布日期:2019-03-27 08:41:20    閱讀:0 次  www.uarb.net

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許善達在海南的一個經濟論壇上表示,房地產稅處在研究起草階段,是指還沒有形成共識,還有很多問題還在研究,并且意見分歧不小。

房地產稅立法在全國兩會上陡然提速,政府工作報告提出“穩步推進”,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則提出2019年要集中力量落實制定包括房地產稅在內的重大立法事項。

從房地產稅話題在2010年升溫算起,已經過去九年。這期間在重慶、上海先后試點,可謂不溫不火,既沒有達到政策初衷,也沒有其他省市加入。

九年時間,房地產稅厘清了一些“執念”,比如降房價。因為房價不是一個線性問題,而是屬于深層次的制度供給問題,包括土地、財政、民生、投資、稅費等。房地產稅可能對于投機炒房有所壓制,但對于其他變量的影響甚小,不足以解決高房價的問題。正如多位經濟學家所說,房地產稅在房價供求方面不能成為決定性因素,亦不能在貨幣供求方面成為決定性因素。從中長期看,開征房地產稅對房價的影響有限,對此期望甚高,則失望甚大。現在看來,寄希望于房地產稅降房價的預期,已經變得稀薄。

九年時間,讓房地產稅從爭議走向某種共識。剛開始時,市場對房地產稅頗有微詞,認為在土地出讓金照收的情況下,房地產稅無異于重復征稅,“吃二茬苦,受二茬罪”。一切問題都是時間問題。隨著土地財政開始剎車,“營改增”后地方財政吃緊,房地產稅箭已扣弦,不得不發。如今,大家對征稅本身已經沒有異議,而是糾結于稅基、稅率、豁免等技術層面,糾結于不同性質的住房,比如共有產權房如何因應變化。

九年時間,也只是讓房地產稅進入“研究起草”,蓋因樓市既在一定程度上“綁架”了中國經濟,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有產者“綁架”。屁股決定腦袋,恒產決定心態,房子成為國人財富的主要體現形式,這是法律政策必須直面和考量的現實。畢竟,樓市的產業鏈條太長,利益鏈條太廣,牽一發動全身,需謀定而后動,而非意氣用事,讓公牛闖進瓷器店再說。

房地產稅立法將是“特別的”,因為公眾對自身財富的焦慮是真實的,也是有著強烈表達欲望的。這部法律要做到“和而不同”,就必須開門立法,從一開始就讓各個利益階層有參與表達的方式,最廣泛地征求民意和專家意見,不怕交鋒和爭論,不怕激烈,最后由全國人大協調四方。程序正義很重要,它可能不效率,卻是能夠取信于人的。

多歧為貴,兼聽則明。開門立法,就是要讓公眾對房地產稅看得見、摸得著,從而將預期分攤在一個盡可能長的時間。開門立法,可能“初極狹”,而后“豁然開朗”,要將最大困難前置,而非后置,遂成長尾,尾大不掉。